全国免费热线: 400-1234-1234
导航菜单

降本增效促增长,成为政府工作重要目标

降本增效促增长,成为政府工作重要目标

✅灵域5200,降本增效促增长,成为政府工作重要目标-沛菡网 _降本增效促增长,成为政府工作重要目标

1月1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座谈会,听取专家学者和企业界人士对《政府工作报告(征求意见稿)》的意见建议。他说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疏通传导机制,更有效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。1月13日的国务院第四次全体会议,讨论《政府工作报告(征求意见稿)》,也提出要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发挥好年初降准、合理增加流动性的政策效应,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制造业、民营企业、中小微企业信贷支持,进一步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。

这彰显了为复杂多变国内外经济形势,政府多措并举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,推动实体经济稳健增长的决心。

我国不仅要稳健货币政策灵活适度保持流动性,而且从信贷等间接融资,更要从直接融资发展资本市场,从体制机制上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。

进入2020年,世界经济形势依然复杂严峻,贸易保护主义、地缘政治形势紧张,全球债务率高达322%,各国财政政策都有限度,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。世界银行将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预测下调至1.4%,全年世界经济增速下调至2.5%。而中国能否保6%也成为热议的话题。

我国经济已经转向了高质量增长,作为市场经济的主体,企业的健康发展是经济保持持续增长的根本保障,因此需要发挥企业的活力,尤其是制造业、民营企业、中小企微企业的活力,从货币政策、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以及减税降费的财政政策等方面多措并举,来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,为企业减负,实现我国经济高质量增长。

2020年的货币政策将进一步发挥货币政策的针对性、实效性,发挥逆周期调节的作用,对实体经济实施精准滴灌。在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、欧洲多国实施负利率、全球负利率阵营可能扩围的背景下,我国尤其要珍惜正利率的货币政策环境,通过改革的办法下调实际利率水平,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,货币政策保持稳健,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,提高银行贷款投放能力,充分发挥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作用,保持金融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。

与此同时,要特别注重用改革的办法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继续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形成机制,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,千方百计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。

今年开年央行就降准50个基点,释放8000亿的流动性,可谓是为实体经济普降甘霖,加上LPR的改革,将进一步降低实际利率水平,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,更有力地推动实体经济增长。与此同时,我国仍需坚持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,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,持续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提供支持。不仅如此,2019年政府两次出台文件,强调要有效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。

间接融资“多箭齐发”,建立敢贷、能贷、愿贷的体制机制,解决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。2019年初中办、国办印发《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》,精准分析融资难融资贵背后的制度性、结构性原因,从制度和政策上建立长效机制;强调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加大金融政策支持力度,提升金融服务的针对性和有效性,实施差别化货币信贷支持政策;强化融资服务基础设施建设,着力破解民营企业信息不对称、信用不充分等问题。

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的发展变化情况。数据来源:全国银行立海大的魔王殿下间同业拆借中心

2019年底政策进一步升级,出台《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》,剑指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。文件不仅提出支持民企发展的公平竞争、市场规律、改革创新和法治保障四项原则,而且明确落实金融支持民营企业发展的具体举措。

直接融资从制度上根本降低企业融资成本高的问题。中央文件提出:完善民营企业直接融资支持制度,完善股票发行和再融资制度,提升民企等上市审核效率,深化创业板、新三板改革。

2020年是我国资本市场成立三十周年。伴随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落地实施,更多制造业、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可以通过资本市场来实现融资,这将实际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,支持新产业、新技术、新业态发展,支持科技创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。

我国需要大力度发展直接融资,坚定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。

欧美日韩为应对经济下行,大幅加大对中小微企业的资金支持,在金融危机期间更是不降反增,确保经济平稳增长。与西方国家相比,我国直接融资占比不足20%,而欧美日等西方发达经济体的直接融资占比在70%以上。因此需进一步发展“规范、透明、开放、有活力、有韧性”的资本市场,为制造业、民营企业的发展提供直接融资支持和安排。尤其是在支持科技创新发展,支持数字经济发展的高质量发展方面,更需要直接融资的支持和安排,来从根本上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。

切实降低企业融资成本,推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。不仅要推动金融机构促进制造业高质量发展,还要缓解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,推动形成“多家抬”的政策合力,创新多种货币政策工具,发挥民企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作用,加大中小微企业应收账款融资支持,创新和改进中小微企业征信服务体系,落实政策性金融、商业性金融的支持,发挥普惠金融的作用。确保中小微企业融资呈“量增、面扩、价降”的趋势,量化支持企业贷款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具体目标。

民企在税收、GDP、技术创新、就业、数量的占比。数据来源:国家统计局

金融活,经济活;金融稳,经济稳。处理好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,需要实际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。推动我国高质量发展,制造业需要从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,需要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。而民营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、国家税收的重要来源,创业就业的主要领域,提供了国家50%以上的税收,60%以上的GDP,70%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,80%以上的城镇就业,90%以上的企业数量。降低制造业、民营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,有助于能激发实体经济活力。

通过金融业改革开放和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来增加金融供给,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。近年来我国发布30多条开放措施,明确将取消证券、基金、期货、人身险的外资持股比例时间提前至今年。充分利用金融业对外开放吸引更多外资金融机构进入,丰富金融供给产品,大幅度降低企业融资成本。通过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来实现提高金融供给效率,降低实体企业融资成本的目的,进而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。(作者刘英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)